巴黎人blr8877-blr8877|巴黎人blr887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史长廊 >

晚清大儒马征麟

  马征麟(清道光元年至光绪十九年,1821—1893),字钟山,号淡园居士,自称“皖江素臣”,怀宁把门山人,继述堂马氏。元季之乱,马氏先祖由山西大同府云内州迁滁州路全椒,跟随明太祖朱元璋征战策勋,世袭指挥佥事,守安庆。

  马征麟祖父蕴斋公,讳忠辉,明经。少孤孑立,克振门楣。在安庆北亭外崇建家塾,命曰“求放心室”,收藏书籍。恢宏先绪,振拔单寒,诰赠中议大夫。明经公有四个儿子,最小的儿子就是马征麟的父亲,名守愚,字古虚,自号谷虚先生。明经公临终前,把十六岁的守愚叫到床边,谆谆训诫。守愚哀毁骨立,襄治丧葬如礼,终身奉持弗敢忘。守愚博学,务实践。马征麟的大伯父特亭公在西郊鸭儿塘之湄建了别墅,距家北亭外数里。惇延师儒,训诲子侄。马征麟及弟诚业都不到六岁,母亲王氏就让两个儿子到大伯父家从师,居宿恒处书堂,只派一老仆保护维持,绝无宽容、溺爱之意。咸丰改元(1851),诏举马守愚为孝廉方正。同乡进士、曾任陇西知县、岷州知州、古浪知县的陈世鎔和诸缙绅庠彦都建议马守愚任职地方官。咸丰二年(1852)太平军包围长沙,马守愚与陈世鎔及庠彦刘汝霖、江海门、江絅斋等倡议办团练,向知府做了汇报,打算长期坚守。他们认为安徽省城——安庆,东南依江为固,虽然外无舟师,而城上兵力加上团练足以与太平军制衡。必须引石门湖水进入护城河,在城西北加固高垒,而与集贤关一带诸山隘联络,指令民团各自为守,以扩大军势,同时不准给太平军提供粮粮食。咸丰三年(1853)正月十七日,安庆被太平军攻陷。马守愚等人逃匿深山中,继续谋划团练。派遣马征麟夜行昼伏,潜回省城,对被迫受伪职者,晓以祸福,告诉他们欲杀贼立功自效,同时作为内应组织粮食,配合官军前进。当时中丞福济任安徽巡抚,驻节庐州。福济巡抚致函给安庆乡宦,企图里应外合,不料信函被太平军截获。太平军得知山中情况和团练主办者的姓名,先发制人,乡绅与谋者皆作鸟兽散。江綗斋被捕,经多方打点,才获幸免。而刘汝霖仓皇奔窜,抑郁呕血而死;郡廪膳生员杨谊莲、邑廪膳生陈崧同时遇害。马征麟遵父命,赴庐向官军求援,没有效果。随后劝说巡抚门下士六安李元华带领所部入驻潜山天堂,急收前期所存储的粮食,以免被太平军获取;加固关隘为长期坚持做准备;训练义勇,以待时机。李元华欣然,计划出兵,而巡抚幕僚中有人力阻,此事作罢。马征麟于是远走苏北,困顿于扬州。过了四年,湘军从两湖东下,马守愚认为必须报效国家;召马征麟投身曾国藩师幕,以学习、熟练军务。又过三年,湘军打败太平军,收复省城安庆,历经劫难,满目蒿莱。知府、知县以战争善后事宜与马守愚等庠彦相商榷,守愚认为当务之急是经理田亩赋税,然后兴复学校,恢㢉考棚。带头出资修缮校舍,助立书院。又倾私橐捐置“惇典义学”,详议教学规条及经理章程,以期栽培实学而储国器。虽巢焚室毁,无以为家,而纵心孤注。守愚年轻时就有很多藏书,战乱时不能将书随身携带,只能分开藏匿于山颠水湄。遗失了几乎过半。九年后,太平军败退,马守愚从洞穴中整理出书籍二十余车。每当想起旧日求书之艰,心力为悴。书籍重见天日,“冀与同志共宝之”。于是分数千卷,放在谊学中。马守愚平生勤学厉行,敏事慎言,夜寝夙兴,奉持弗失。战乱期间,虽颠沛流离,必修所业。到了垂暮之年,兼综庶务,无少暇逸。自经史外,于国家掌故、九流家言无不究览,顾一纳于礼。“尝病词章家不足与言文,辄以彣目之。因谓学有三失:考据家失之于琐,理家失之于疏,彣家失之于浮。惟学礼可以挽之。”又曰:“文者,礼之博;礼者,文之约。道之体,礼在文先;学之序,文在礼先。”又曰:“易为制作本原,礼为群经柢蕴。而要以许学识字审音为梯航。学宜动静交养。善学者,读经为通今;不善学者,读经为博古。常惧虚生斯世,于己无所成就,与人无所裨益”。同治二年(1863)四月十有二日,马守愚病逝,时年71岁。以诗文楹帖哀挽者云集:

  莫友芝撰联:

  六行箸平时,辟举共推江国彦;

  百兴启乱后,规模都作老成型。

  陈世鎔撰联:

  老当益壮穷当益坚,乡人称为善士;

  澄之不清扰之不浊,天下号曰徵君。

  江固堂撰联:

  传独得其宗,如临渊,如履冰,而今知免矣;

  耄犹学无厌,不迁怒,不贰过,其殆庶几乎?

  姚慕庭撰联:

  生莫窥其繁,所学不主乎汉宋;

  殁可祭于社,斯人宜报以馨香。

  马守愚遗著有:《二五陈数启蒙》、《儒门传家录》二十四卷、《素行居藏书目》十六卷、《风节井遗骸考》一篇、《忠义小传》二卷、《义学规条》一卷、《知艰录》四卷、《纂辑要方》数卷,其诸经、《尔雅》读本及编辑国朝掌故邸抄邮报之属数十巨册,皆经乱后散逸。

  曾国藩在安庆期间,戎务旁午。合肥爵相李鸿章在曾国藩门下作幕僚,他向曾国藩介绍马征麟,说是“读书种子”。等到招入戎幕,曾国藩和马征麟讨论“学有本原”。多次考察文案军务,经常得到爵相李鸿章的称赞。认为:“向知其学,今识其才,可谓言行相顾。”曾国藩以经谊时务考核官绅僚友,马征麟获得第一名。马征麟每次拜见李鸿章,李“必以免就功名,成事业相策励”。马征麟怀疑这是爵相在戏谑自己。回家后告诉母亲,母亲说:“已知之。待汝瀀汝,益宜自立,无负知己。”

  1864年(同治三年),东南既定,曾国藩、彭玉麟以江防重要,奏请设立长江经制水师,至同治七年(1868)长江水师部署就绪,自湖北荆州至江苏江阴,绵亘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五省沿江数千里,号称“天堑雄师”。

  同治八年(1869)彭玉麟疏请回籍补行终制,长江事宜悉咐水师提督黄翼升主持。按岁一周历巡阅所辖境地的长江水师章程,黄翼升于是年三月之末,起节金陵,上溯荆州,下迄江阴,旁历洞庭、鄱阳两湖,往复回环,计程万里之遥,历时九月。

  由于黄翼升对切实长江防务的长江地图的渴求,其幕僚王香倬便约请马征麟参与同治八年的巡游考察,按当时长江水师新制,西起荆州,东界江阴及通州,绘制新的《长江图》。时值阳侯肆虑,大江左右,湘鄂之间,平原弥望,浩渺无际,沿溯曲折,程逾万里,阻风滞水,自夏涉冬,游历始遍,图稿终于绘成。《长江图说》,前八卷为“图”,卷九至卷十二为“杂说”。杂说部分的主要价值在于其以长江为经,以沿江各郡县为纬,较为系统地考述了长江所经各地江防情况,为后世治理长江提供了丰富的史料依据。

  黄翼升按而观之,觉长江之流,直通呼吸,东西吴楚,了然在目,极其满意。遂亲自为马征麟《长江图说》作“叙”,嘱王香倬作“长江图说后序”,再请当时著名的书法家道州何绍基书“长江图”三个大字。该图的最大特点是图文并茂,它不但远较曾国藩旧时所制《长江图》详备,而且是目前所见二十世纪以前内容最丰富、绘制最精确、比例尺最大的一幅长江中下游的河势专门地图。

  马征麟将所撰礼书即《格致新书》未定稿数种上呈曾国藩。阅毕,高兴地评价道:马征麟“当代大儒也。其要旨炳如日星。皆先儒所未发。”文正公集句赠以联云:

  钓竿欲拂珊瑚树(杜甫)

  中史频倾赤玉盘(王维)

  命令书局提调谋筹划将《格致新书》付印,并给马征麟会办书局薪水以养家,还在私款项内发银三千两,以备供给、支付,当时藏书家汪梅村和书局同人都很高兴。因为得到曾公关照,马征麟才能接母亲到金陵一起居住。曾国藩在莫愁湖大宴国内名流,马征麟有幸参加宴会。回家后,马征麟详细地向母亲做了报告,母亲以为学有进益,且与宇内善士交朋结友,很是开心,为生平所未有。但不幸的是,第二年(1872)曾国藩病逝,付印《格致新书》作罢。曾国藩生前曾保荐马征麟以知县留直隶,归候补班前先补用。马征麟以母亲年岁已高,婉言谢绝。这时候恰逢朝廷通令修《安徽通志》,安庆巡抚令马征麟先行主修《怀宁县志》。同治十三年(1874)选授马征麟为太平教谕。就任后,马征麟把母亲接到太平。母亲不以苜蓿盘餐为嫌,时常以“有忝师儒无补士风”告诫儿子。

  正值战乱之后,士气颓丧,且新旧之争互诩,师承至相丑诋。马征麟感叹:“旧学不昌,士亡其本;新知不广,民止于愚。文明之启发,岂一二书院所能竟其功而利其用乎?”于是,马征麟倡导恢复庠序教学秩序,广兴义学,亲自监督管理,经义治事,分斋肄业。

  马征麟以身教弟子,至有经师、人师之谓。其撰书院楹联云:

  文亦何奇?祇如蜂蜜蚕丝,食古自化;

  学能成实,便是凤毛麟角,异代同钦。

  又赠诸生联云:

  学似秋禾须结实;

  文如春树自生花。

  言中有物,亦足见其生平志事。

  在任十年,每逢科试、岁试,马征麟例应监试。太平县文教之兴,冠冕全国。

  光绪十年(1884),母亲病故,马征麟扶榇回原籍。葬丧礼毕,哀毁骨立,须发尽白。其父马守愚曾捐置学舍一区,于省城安庆,名之曰“惇典义塾”。然而,以省城之大,寒门子弟很多因为失教、因为玩乐而荒废年华。父亲曾打算扩建义塾,然而因为战乱等而力不从心。现在马征麟乃竟先人未竟之志,捐置田产,于省城增设第二区学舍,名之曰“崇正义塾”,储图书数千卷,选良师以教之,遴正绅以主之。然而购置图书,已耗每年的收入一半以上。还有捐茔、建塾和增置祭田等项,马征麟感到独任艰巨:“桑榆乏颐养之资,举室有斯饥之叹”。时任两江总督曾国荃,写信敦促马征麟出任金陵书局总校及编辑。马征麟欣然就任,闲暇时则校理所撰述经学《格致丛书》三十六种、《思古堂杂著》数十卷,内分经史子集各部。光绪十八年(1892)春,请假回安庆。安徽巡抚沈秉成以“敦品力学、著作等身”奏请奖励,奉旨特奖马征麟五品卿衔。光绪十九年(1893)四月二十九日寿终故里,享年七十有三。临终前,马征麟嘱咐其弟定业将“修订纂辑越十余年、考古证今、徵求允当、成书十已八九”的《怀宁县志(同治未刊稿)》分付怀宁后学舒景蘅,“并传遗命曰是有望于子也。”为民国续修《怀宁县志》提供了翔实的资料。

  马征麟一生著作宏富:列经部,曰《周易正蒙》、《礼原易章》、《大衍筮法直解》、《尚书篇谊正业》、《尚书百篇异同谱》、《毛诗序谊正蒙》、《毛诗郑谱疏证》、《四诗世次通谱》、《毛诗七声四音谱》、《学诗多识篇》、《周官徵》、《周官联事谱》、《考工记注》、《仪礼表读》、《仪礼提纲》、《礼经索遗》、《礼记正蒙》、《夏小正笺疏》、《礼雅礼谱礼图》、《诗例春秋律》、《礼经通释》、《六体吾从录》、《家礼外记述训》二十四卷、《论孟正蒙》、《学庸小学》、《六艺谱》;列史部者,曰《怀宁县志》、《历代史志沿革图说》、《长江图说》、《素行居藏书目补编》、《书目举要》、《仙源书院藏书目录初编》;列子部者,曰《三立明辨》、《教学法程》、《励士浅语》、《励士参语》、《学蔀随刊》、《淡园杂录》;列集部者,曰《历代文诚》、《绝句诗选》、《制艺养气集》、《淡园集》。已刻者,未及半;未刻者,多散佚。

  民国八年(1919),湖南将门之子、时任安徽省立第一中学、第一师范高级教员陈朝爵在《安徽教育月刊》第十九期发表了《马钟山先生家传·安徽学案之一》一文:“先生之言格致伟矣。当时名儒主程朱者或且非之。先生没不三十年,国学荡决几灭。举世狂赴西学,乃者西方战祸蜂起。”“《长江图》传至日本,然要非先生精意所寄也。”在这一期《月刊》上,方守彝、舒景蘅、张伯衍、胡远濬、陈朝爵、储乙然、产绍泗、程小苏等十九位安徽教育界知名人士联署《议刻马钟山先生遗书启》,“(马征麟)所著书凡数十种,屹然分列四部。其学之纲领,大别为二。曰礼学,曰小学。小学者,治经之本;礼学者,治世之本也。”“世所传者,仅《长江图说》、考订江阴六氏《历代沿革图》、《夏小正笺疏》、《筮法直解》、《淡园文集》数种。不过一鳞一爪耳,于全书未及百分之一。”“诸大君子庶知皖国一隅,有此足徵之文献,几沉霾于凿楹坏壁之中方相与发擢而扢扬之。”

 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,虽然教育界达成共识,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“议刻马钟山先生遗书”再次作罢。

  马氏族人仍在努力。

  马征麟去世后不久,其独子马暄病逝;其孙马继良于民国五年(1916)去世。“先生冢妇陈孺人,抱遗书残丛墨本,茕茕以泣曰:吾翁之书,将何所托?”

  马征麟侄孙、马定业长孙马林,谱名延福,字孟庄,生于光绪八年(1882),清武备学堂毕业,光绪三十一年(1905)秋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)春毕业回国,任陆军部一等科员、部派热河参谋处总办、信阳兵站总司令官,民国后历任陆军部科长、军官学校教官、补陆军中将等。戎马之暇,马林写了《先伯祖钟山公行述》。在《刊误小引》一文中,马林记述:“钟山公所著《格致丛书》三十六种,都凡数百卷,以厄于寒素,即世未能刊布。至民国八年(1919),公之藏书数万卷悉数散佚。”当时马林在鄂领兵,致电安徽省省长聂宪藩(字伟臣)“请为保存遗稿,以待刊行。当由邑绅舒君痍僧(即舒景蘅)负保存之责。”马林立即捐资,请将马征麟的遗稿雕版刊行。至民国十二年(1923),所刊书成,但“格式舛错,字迹讹误,全文脱漏,层见迭出”。为“不猒读者之望”,加之“集款不易”,“丁卯(1927)夏,(马林)摒绝宦俗之累,挥汗订正制(刊误)表,与叔庆耀讐校再四,积三月而表成。”刊刻的马征麟遗书仅十七种。

  2010年,由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联合主持编纂、上海古籍出版社独家影印出版了《清代诗文集汇编》,精装800巨册。为国家清史工程最大型文献项目的整理成果,收入自清入关迄民国建立260余年间3400多位重要人物的诗文集约四千种。该汇编收录了马征麟的《淡园文集》。
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