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黎人blr8877-blr8877|巴黎人blr887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委员风采 >

追古写今,激扬山水画的精神图式

  郑生福,字天一,号福者,安徽怀宁人。毕业于安徽阜阳师范学院美术系,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、北京荣宝斋画院。曾在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包头、潍坊、合肥等地举办个展或联展。出版有《郑生福山水画》、《心象流韵——郑生福山水画集》。作品被安徽省文史馆、中国画学会、中国美协、荣宝斋等多家国家级艺术馆及海内外人士收藏。2008年入围安徽十大青年画家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国家二级美术师,北京荣宝斋画院中国画创作中心研究员,荣宝斋画院画家。

郑生福近影

  追古写今,激扬山水画的精神图式——荣宝斋画院郑生福山水画特色简析

  万境归心,与古今在笔墨中相遇,这是我读到荣宝斋画院著名画家郑生福山水画的心里感受。郑生福的山水画非常安静,古意弥漫,但却给人一种自内向外,能激扬人们现代精神审美与心理暗示的力量。显然,这是有自己灵魂的山水画。通过墨色的起落、线条的游走、色彩的漂移(尽管只有很少的色彩),就将画家本人的人文思想与理想家园,传送到了读者的精神世界里。

郑生福山水画《古林深障》

  郑生福是位倾情传统山水画的画家,这与他最初的人生履历有关。出生于安徽怀宁,受其父影响,自幼喜爱上了丹青。而他童年生活的环境又是最真实的山水。这些“自然情景”本质上就是万象在旁的天然画卷。因此,自小在郑生福的血脉里就流淌着传统山水画的基因。正是这种强大的基因力量,让他与中国传统山水画结上血缘关系。当他对自然物象做本真的描绘与转译之后,这变为了他笔墨下的“绘画情景”,以水墨为基本衍架而重建起来。当我们进一步察读他的作品细节,会触摸到他的山水画中的叙事情景:秋山问道、山樵渔隐、风雨牧归、古木寒林、溪山无尽等等情景。或明或暗,映现于郑生福的山水画里。这些都是异常静态的,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中的“无人之境”。没有人物等动感的存在,但并不意味着他的山水画缺少了动态语言,以及带给你的想象力与感染冲动。他的山水画中的层峦叠嶂、沟岭阡陌或隐或现地表述着四时之变。自然界的轮回变化,蕴含了大自然永不间断的“生机”,进而引发读者不同的思致。画家将其情绪寄寓于画面之中,自然的生命力量随之展露出来,这该称之为“景象叙事”了,原来画家已将自己的灵魂、情感与体验,通过笔墨悄悄地移植到了你的心中,你的思绪里,产生追古写今的位置感。如:《遵化写生之神仙岭》、《张家界写生之天门远眺》、《望宝川写生系列》、《七渡写生之今日有霾》、《笑依青山》、《燕山雨景》、《雨过乡关路》等这一组作品,皆重在写生,重在通过对客观自然的主观表现,实现对自我理想的诠释。融自由多变的视角与出入自然的浅近体验为一体,“远取其势,近取其质”,“再造自然”而成“绘画情景”。

郑生福山水画《八里沟印象》

  通过对郑生福山水画精致入微地观察,我们会发现,他有一种对山水拟人化的整体观察。画面中无人、无舟楫、无劳作情景,但他对山水的笔墨叙述,隐含了生命的现场存在。南宋四家之一刘松年就是这种叙事特征的代表性画家之一。这是只有出于文人之手,才可通达的精神境界。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说,我们应将郑生福的山水画视为当代文人画之列,这样我们可在他的画作里寻找到更多的现代精神答案。郑生福以古法写生,以今法写意,他的笔墨、笔法与自然物象、万象呼应着,生命的形态在其中行游,让绘画形态视觉上的变换,带有了时间性。于是乎,我们看到郑生福的山水画有古意,但不是古代的,而是属于当代。当代文化的鲜活因子,不停地从他的画作中游移出来,让你领略到当代社会的古雅与安谧、恬静与澹泊。现代人在生活的匆忙与纷扰中,需要这一种生活上的艺术形态。传统山水画里散发着独有的诗意,这是其它现代派绘画艺术难以呈现的。因此,我们在读郑生福山水画时,可以读出一种诗意,反过来,我们也可通过这一种诗意进入画境与意境,可以烂漫、可以苍茫、可以沉雄,与幻化无迹的笔墨一同发生哲思。亦可回望千古,亦可眺望未来,这样的画面让我们的精神遐想产生了多种可能性。一幅好的山水画创作本该如此,其欣赏结果具有不可预见性,才会魅力无穷!

郑生福山水画《雨过乡关路》

  郑生福的传统山水画,还有一条重要的技术手法:水墨肌理的运用。由于传统山水画发展进入到当代,人们的视野与审美需求都发生了很大改变,如何让水墨肌理受到时代的召唤,也成为郑生福笔下需要突破的现实难点。自古以来,传统画对线条的要求就很高,古人云:“意在笔先,画尽意在。”线条的关键需要表达画家的心迹,让线条布满时代的情感与语言,这才是画家走出传统中国画困境的有效手段。我们细察一下本文列举的郑生福山水画,他做到了。“万物负阴以抱阳”(《老子》语),郑生福在只有黑与白两色构成的山水画里,进行了纵情地表现。墨是白的色彩,白是黑的言语,在黑白之间辅以“灰色”的舞台,不同的色度,同一个空间,于是这幅山水画就活了。而且“活”在当下。这是一个大的墨线节奏组合,犹如音乐一样,无数的单曲,相互碰撞与融合,最终形成宏大的篇章,造就了整幅画的笔墨节奏,也体现了郑生福“造境见象”的艺术才华。

郑生福山水画《兴隆写生之楚榆沟小街》

郑生福山水画《兴隆写生之燕山深处有幽处》

郑生福山水画《兴隆写生之雨后》

  郑生福山水画还有另一类风格,如《兴隆写生系列》即是。这一类山水画用墨较深,用墨更趋活性,顺墨适当着浅绛色。这是更接近当代绘画语言的一类。他的山水画意象表现出了一定的浪漫性、趣味性,有如石涛提出的“与山川神遇而迹化”,显露出自身的个性性情,让画面气息变得清逸悠远、轻松恬淡,在烟云变幻与浪漫情思中,让人享受到山水之妙、之奇、之秀、之美,进而在纸张与笔墨的二维空间里,完成精神图式的构建。他的这一类山水画通过圆润自由的美感表现,着实有其笔墨耐人寻味之处。

  纵观郑生福的山水画作品,我们看到他在继承中国画传统审美基因的同时,也进行了山水画审美境域的拓展,创作出了笔墨技法与构图程式非常耐看的山水画。让读者在视觉感受上趋于稳定、崇高、理性,彰显了传统中国画千年屹立的文化魅力。他在继承山水画近千年以来流传有序的笔墨属性基础上,同时也为新时期山水画艺术语言的拓展提供了一个参照。追古写今,激扬起当代山水画的一种精神图式!

Baidu
sogou